咨询热线 13332997463 | 0755-33151996

20201675

绍兴配音

时间:2019-11-01 点击:20次

摘要
  新华社平壤10月31日电 通讯:“所有志愿军烈士都是我的父亲”——一名志愿军烈士后代的朝鲜寻亲之旅  10月25日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69周年纪念日,一批专程到朝鲜祭拜志愿军烈士的中国人在平壤市兄弟山志愿军烈士陵园鞠躬默哀,献花祭酒。他们中间有一位71岁的老人邓其平,其父邓仕均是一名志愿军烈

  新华社平壤10月31日电 通讯:“所有志愿军烈士都是我的父亲”——一名志愿军烈士后代的朝鲜寻亲之旅

  10月25日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69周年纪念日,一批专程到朝鲜祭拜志愿军烈士的中国人在平壤市兄弟山志愿军烈士陵园鞠躬默哀,献花祭酒。他们中间有一位71岁的老人邓其平,其父邓仕均是一名志愿军烈士。配音工作站

  邓仕均时任63军187师559团团长,在1951年第五次战役期间牺牲,埋葬在现属韩国的洪川江畔。虽然朝鲜的大地上并未安葬他父亲的忠骨,但邓其平过去几年多次到朝鲜祭扫志愿军烈士墓。他告诉记者,每次来祭扫心里都能得到莫大的宽慰,因为在他看来,“所有志愿军烈士都是我的父亲,来祭扫志愿军烈士,就是来拜祭我的父亲。”

  邓仕均参加过红军长征,曾是全军著名的特等战斗英雄。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他随部队入朝。1951年5月,年仅35岁的邓仕均在洪川江附近壮烈牺牲,家中留下了年轻的妻子、3岁的儿子邓其平和5个月大的女儿邓菊平。

  邓其平长大后到部队参军,他始终以父亲为榜样,发奋努力、顽强拼搏,十多年后也成为部队的团职干部。后来他转业到一家远洋公司工作,直到退休。

  邓其平最大心愿就是找到父亲的遗骸。配音工作站2017年,他找到了父亲的牺牲地,但由于当地的地形地貌已发生很大变化,找回父亲遗骨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不过,在寻亲的过程中,他结识了一批有着相同命运的志愿军烈士后代,也逐渐体会到众多烈士后代渴望到朝鲜祭拜亲人、配音工作站慰藉相思的殷殷之情。

  于是,帮助更多志愿军烈士后代寻找父辈安葬地和到朝鲜祭奠亲人渐渐成了邓其平新的心愿。近几年来,他通过多种途径,陆续找到了一批志愿军烈士后代,并多次陪同烈士亲属来到朝鲜,让这些老人最终实现到父亲墓地祭拜的夙愿。

  “我现在几乎是用全力帮助寻找烈士后代,以及帮助烈士子女寻找到他们父辈的安葬地,虽然付出了大量精力,还贴进去不少退休金,但我乐此不疲,因为我觉得这是对我父亲最好的祭奠。”邓其平说。

  邓其平说,找到这些烈士的后代和亲属很不容易,但更难的是帮助他们找到他们父辈的安葬地。

  抗美援朝期间先后有240多万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10多万志愿军将士献出宝贵生命。众多烈士安葬在朝鲜的大约70处烈士陵园内。邓其平说,自己希望为更多的烈士后代到朝鲜祭奠亲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编辑:白嘉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