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13332997463 | 0755-33151996

20201675

贾宝玉平时玩什么玩具?配音文本

时间:2020-04-22 点击:103次

摘要
解说词、宣传片、专题片、宣传片配音、专题片配音、动画配音、声博配音、广告配音、宣传片文案、配音演员、语音、国语配音、背景音乐、英文配音、英语配音、小语种配音、外籍配音、纪录片配音、日语、法语、韩语、意大利语、俄语、越南语、印度语、泰语等50多个小语种配音

红色文字部分为需要配音的对白,黄色标记为人物,配音时请注意下语气区别

 

 

贾宝玉平时玩什么玩具

 

小沧龙最近新得了一个玩具,是一个带小马达的飞机,打开开关,往空中一抛就能回旋飞行,还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好玩极了。

 

这天他正在楼下和小伙伴们玩耍,小飞机忽然没电了,飞不起来也没了声音,这让小沧龙很沮丧,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摆弄了很长时间,怎样都没有办法让小飞机再飞起来。“这电池也太不经用了!贾宝玉那时候还没有电呢,当然也没有电池,那他平时都玩什么玩具呢?”

 

“小石头,快带我去看看!”小沧龙急切地对着小石头长吹了一口“仙气”。

 

再睁眼时,他落在一条甬路上,一个中年妇人手里拿着匣子在前面一扭一扭地走着。

 

“跟上她!”小石头说。小沧龙只好照做。

 

“这是谁?”

 

“她是周瑞家的,周瑞是荣国府的一个老管家,他的妻子,人们都叫她周瑞家的。”小石头说。

 

“这嫁了人,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了,真是奇怪。”小沧龙说,“她要去干吗?我为什么要跟着她?”

 

“薛姨妈托她把十二枝宫花送给院子里的奶奶小姐们。你跟了去,就能看到他们平日里都玩什么了。”小石头解释说。

 

一时间小沧龙跟着周瑞家的走到王夫人正房后头了,只见几个小丫头子都在抱厦内听呼唤呢。迎春的丫鬟司棋与探春的丫鬟待书二人正掀帘子出来,手里都捧着茶钟周瑞家的进入内房,只见迎春探春二人正在窗下围棋。周瑞家的将送上,说明缘故。二人忙住了棋,都欠身道谢,命丫鬟们收了。

 

“围棋我不会下,看起来很好玩的样子。”小沧龙说。


  周瑞家说四姑娘不在房里,只怕在老太太那边呢。丫鬟们回答那屋里不是四姑娘?周瑞家的听了,便往这边屋里来。小沧龙赶紧跟上。

 

只见惜春正同水月庵的小姑子智能儿一处顽耍呢,见周瑞家的进来,惜春便问他何事。周瑞家的便将花匣打开,说明原故。惜春笑道:我这里正和智能儿说,我明儿也剃了头同他作姑子去呢,可巧又送了花儿来,若剃了头,可把这花儿戴在那里呢?说着,大家取笑一回,惜春命丫鬟入画来收了。

 

那周瑞家的又和智能儿劳叨了一会,便往凤姐儿处走,小沧龙紧紧跟在后面。穿过夹道从李纨后窗下经过,隔着玻璃窗户,能看见李纨在炕上歪着睡觉呢,遂越过西花墙,出西角门进入凤姐院中。走至堂屋,只见小丫头丰儿坐在凤姐房中门槛上,见周瑞家的来了,连忙摆手儿叫他往东屋里去。周瑞家的会意,忙蹑手蹑足往东边房里来,只见奶妈正拍着大姐儿睡觉呢。

 

周瑞家的悄问奶妈道:“姐儿睡中觉呢?也该请醒了。”奶妈摇头儿。正说着,只听那边一阵笑声,却有贾琏的声音。接着房门响处,平儿拿着大铜盆出来,叫丰儿舀水进去。平儿便到这边来,一见了周瑞家的便问:“你老人家又跑了来作什么?”周瑞家的忙起身,拿匣子与他,说送花儿一事。

 

平儿听了,便打开匣子,拿了四枝,转身去了。半刻工夫,手里拿出两枝来,先叫彩明吩咐道:“送到那边府里给小蓉大奶奶戴去。”次后方命周瑞家的回去道谢。

 

周瑞家的这才往贾母这边来。穿过了穿堂,到黛玉房中去了。谁知此时黛玉不在自己房中,在宝玉房中大家玩一种玩具呢。

 

“那是什么,那么多圈圈?”小沧龙很好奇。

 

“是九连环,那时候很流行的一种玩具。”小石头说。

 

“九连环,看着好复杂的样子,两个人在一起都没解开呢!”小沧龙凑近去看了一眼,忽然觉得在哪里见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了。

 

周瑞家的进来笑道:林姑娘,姨太太着我送花儿与姑娘带来了。宝玉听说,便先问:什么花儿?拿来给我。一面早伸手接过来了。开匣看时,原来是宫制堆纱新巧的假花儿

 

“这才有空看见这花,挺漂亮的嘛!比现在女生们戴的发卡好看多了。”小沧龙很喜欢。

 

黛玉只就宝玉手中看了一看,便问道:还是单送我一人的,还是别的姑娘们都有呢?周瑞家的道:各位都有了,这两枝是姑娘的了。黛玉冷笑道: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周瑞家的听了,一声儿不言语。

 

“黛玉有点不高兴,脾气不小呢。”小沧龙察觉到了气氛有点尴尬,但很快宝玉就解了围。

 

宝玉周姐姐,你作什么到那边去了。周瑞家的因说:太太在那里,因回话去了,姨太太就顺便叫我带来了。宝玉道:宝姐姐在家作什么呢?怎么这几日也不过这边来?

 

周瑞家的道:身上不大好呢。宝玉听了,便和丫头说:谁去瞧瞧?只说我与林姑娘打发了来请姨太太姐姐安,问姐姐是什么病,现吃什么药。论理我该亲自来的,就说才从学里来,也着了些凉,异日再亲自来看罢。说着,一个丫鬟答应去了。

 

“哎呀,这转移话题真是个好办法。”沧龙越来越欣赏宝玉了。

 

“没错,不会让周瑞家的难堪,还派丫鬟替他和林妹妹一起去问候宝姐姐,对黛玉可是十分照顾呢。”小石头补充了一句。

 

“看到现在,只看见迎春、探春在下围棋,宝玉、黛玉在解九连环,宫花是戴在头上的,应该也不算玩具,只有这些吗?”小沧龙觉得不够尽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