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13760372524 | 0755-89232293

750782600

專業配音,應該被尊重!

时间:2016-06-18 点击:343次

摘要
声博配音在向全球各主要媒體公司提供配音,配音服務主要來自三個要素:配音員的聲音類型不受限,可配合畫面上演員的聲音;準確的同步唇形,產生完美的錯覺;能忠實捕捉原始素材細微差異的腳本改編。結合所有這些要素後,就能創造出更真實、「傳神」的效果。




香港粤语配音员--新人想入行?首先要有錢!

                     


資深配音員工資「一路都唔加」,新入行的更慘。配音界前輩謝月美接受訪問時曾說,有年輕人問她如何可以入行,她答:「首先你屋企要有錢!」黃志明和黎家希笑指認同,慨嘆當中揭示的是行業的悲哀。

黎家希說以前入行兩至三年,累積了一定經驗和技巧,工資己可與一般配音員看齊,但現在可能入行5年仍未能獲同等待遇,「你在一個行業做了5年,都還未得到正常的價錢」,甚至可能只獲車馬費,「即使你已經配緊一啲角色,不只是路人甲」。加上「拖數」情況嚴重,新人難以全職投入配音工作。

「舊人」為了維持生計,亦要兼任撰寫和翻譯配音稿,「如果只靠配音,好多時1萬蚊都搵唔到」,黎家希指要用愈來愈長的工時,才可換到基本打工仔收入水平,「以前1個星期做35小時搵到的錢,現在可能要做50小時」。



為減成本 犧牲專業質素

不過即使前景不佳,仍有很多新人因嚮往配音工作而入行,成為行內的「廉價勞工」。以前一項配音工作可能聘用兩成新人,配合有經驗的舊人,現在則相反,只聘用兩成舊人,「搵後生扮老聲」,以降低成本。

黎家希解釋,這也不一定是錄音室和領班故意剝削,「電視台一直不加budget,但錄音室的燈油火蠟、員工薪金等成本確實增多了,於是可能減少領班的budget,領班如果要維持同樣收入,可能就要『計得盡啲』」。黃志明指普遍後期製作都較少資源,配音屬於最尾的後期製作,就更加少,「做電影一個場景可以用幾千萬,但落到做配音,係好少好少,你同佢講多100蚊,佢都話冇budget」。

加上愈來愈多科技輔助,配音員本身的技術被忽視。在菲林年代,錄一段戲要所有人一次過錄音,一人NG就要整段重錄,但現在電腦可以「分track」,可以逐個配音員錄,亦可以只重錄某一句,甚至某一個字,或用電腦將錄音調整到「啱返嘴型」。

若用金錢衡量,多用新人、用電腦技術搭救,當然更符合「成本效益」,但專業技藝何價?黃志明說,配音水準下降,觀眾最清楚,「出咗街後,點解啲人會話啲配音唔好?流水作業式,令到不夠專業。」

黎家希會為迪士尼卡通配音,有些「好癲」的角色,技術要求極高,但與收入不成比例,「講嘢又要流利,又要準確,一句入面邊隻字要拉長講、邊個位要講得密、邊啲位拉返鬆,全部其實要好夠技術。」


香港電視不獲發牌,配音組無奈也要解散。



一份尊重

坊間常說在日本、美國等地,配音員較受尊重,反觀香港的配音員維持基本生活都有困難。黃志明和黎家希不完全認同,「其實講就咁講,(日本配音員)都係生活艱難,有啲都真係搵唔到食」,但承認粵語配音市場細、資源少,影響配音員地位。

他們說近年己經有改善,部份電視台、電影會在片後列出配音員的名字,「以前茶水阿姐都有個名,我哋配音係冇!」黃志明笑說也可能因為資源所限,配音員要一人分飾多角,「配音員來來去去都係嗰幾個人,肉酸呀!」

未來兩間新免費電視台會否設立配音組仍是未知數,曾加入香港電視配音組的黃志明,坦言感謝王維基,願意設立配音組培訓人才。他希望各電視台投放資源訓練新人,讓行業更正規化,有良好階梯,相信就會受人尊重多一點。



因為喜愛

被問到生活艱難,為何不轉行?眾人笑說這行「養懶人」,好玩、自由、壓力少,而且自己只懂得「口噏噏」,好難轉行。然而談到難忘的工作經驗,他們又興奮地訴說遇到合適的角色時,「自己會有內心戲做到出嚟」、「feel到個角色同自己同步」、「睇到佢少少,就知佢想喊定想笑」,言語間流露著對工作的熱愛。配音不只是照稿直說,他們是以這份專業態度看待自己的工作。

http://www.senbopy.com/Article/view/id/265.html

正因如此,他們更希望配音業健康發展,工會會嘗試與各方溝通,「希望錄音室和電視台理解,大家可以找到共識,例如每一兩年作檢討,跟隨通漲調整(製作費)?數期可否逐步減短?」,有朝一日讓行業重回正軌,配音員獲得應得的尊重。


                                                                                                    2016.6.18  声博配音